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路绘/预告】神骸之井

  读前须知: 
  

  我曾听说,所有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东西,都要在幻想中拥有,这就是文人的浪漫,这也是文人的无奈。甚至有时候一些东西在你自己的笔下都无法实现,因为那个该死的,早已注定好的结局。比如绘梨衣的死,夏弥的死,麻生真和矢吹樱的死。 

  这些结局,在书外的我们称之为剧情,但对书内的他们则是不可逆转的命运。 

  可没有关系,上杉绘梨衣麻生真是我喜欢的姑娘啊,所以就算逆天改命,横插一笔,我也要为我喜欢的女孩儿创造一个童话般美好的故事,我要让她们毫无顾忌的奔向自己的王子。 

  ps:其实我也很喜欢樱和稚生,但既然樱已经与稚生在另一个世界相遇了,我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对坐到天黑,在裸体帅哥美女遍布的沙滩上卖防晒油的幸福生活而再次把他们拉到这个无奈的,畸形的和黑暗的世界中来了吧。 

  至于真,这个姑娘的未来就算号称要逆天改命的我也给不起,对这个女孩儿,我心疼并且致歉,真诚的希望那个干净又卑微的,广告纸一样廉价的姑娘下辈子再也不要遇到恺撒•加图索和那些像他一样的混蛋了。 

  本文应该会有少许楚夏对手戏,但在本文中楚夏只是浅浅同情和遗憾而非爱,像青葱时间悄无声息的暗恋一样。毕竟我是楚路党嘛,经过多方分析我觉得楚路其实才是真爱啊! 

  本文大背景设定 

  半原著向,接龙四明非进入精神病院后,诺诺没有被昆古尼尔锁定,明非没有在梦中进入“昆古尼尔之光”游戏。 
  

  预告 

  First

  “哥哥,虽然我不能改变过去,但我的一个朋友可以啦。虽然费用有点高,还要我倒贴……但毕竟是为哥哥服务嘛,哥哥最大。” 

  “费用高?那我不要了。你的朋友也是魔鬼吧。” 

  “哎呀都说了是我倒贴的嘛,对哥哥来说这可是免费的客户礼包哦。所以哥哥你看我对你这么好,还不快吧剩下的¼交给我。”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在梦境中改变过去,让绘梨衣不要踏入红井,那她就能重新活过来?” 
  “Bingo~” 

  “游戏关卡‘神骸之井’第一次load,哥哥,努力奋斗啊,当个命运的贼,从死神手里,把你的小怪兽,那个深爱着你的女孩……偷出来!” 

  请做好准备,游戏关卡“神骸之井”,第一次load,开始! 

  Second

  “sakura你在哪里?” 

  “绘梨衣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呆着别动。”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我要坐飞机去韩国。” 

  “我说的是具体位置!算了你开一下定位,还有小心那个司机!” 

  比起未来的不可琢磨和未知,在对过去的修改中命运更加不加掩饰的展现了它的不可抗力,它近乎苛责和故意的戏耍着妄图与自己抗争的人们。 

  Third 

  “不,哥哥,你就是想放弃了,如果在这儿即将死掉的是你师姐,你只有通过这个游戏才能就他,你不会说累的!” 

  “你别他妈瞎说!”路明非暴怒的扯住路鸣泽的衣领,把他扔进水里。 

  Fourth 

  她红色的虹膜像滚滚的岩浆,而其中不断流出被熔炼掉的黄金,那摄人的金色很快就淹没了整个眼眸! 

  巨大的双翼刺破少女形状优美的后背,血淋淋的展开,紫蓝色的鳞片从翼根迅速蔓延,肆无忌惮的侵占着少女的身躯。 

  她比任何人都更像一个王,她眼中是被侵犯后属于君王的暴怒,如同要撕裂天空,任红莲业火燃烧逆臣的愤怒。 

  Fifth 

  “师兄……” 

  黑色的巨龙展开了优美的血淋淋的双翼,它轻声呼唤着,但在外人听来却像是暴怒的嘶吼。 

  它的眼睛是人类无法直视的金色,耀眼的几乎发白。 

  但楚子航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它与它对视,仿佛看见了那层金色下朦朦胧胧的小败狗一样的琥珀棕。 

  “路明非……” 

  蜘蛛切和童子切还插在它的翼上,七宗罪如有灵性一般在它的身上各处嗡嗡颤抖,像是恐惧着什么。 

  “村雨是把好刀,师兄,这样的好刀,才配得上你我的结局。” 

  sixth 

  她就这么站在学生会会长的办公室里,半侧着身回眸,如潮的夕阳为她矜持的侧脸镀上一层金边,安静的像一副上世纪的古画。 

  “Sakura。” 

  她傻傻萌萌含糊不清的开口,猫一样的眼睛混杂着惊喜。 

  窗外,海棠花正好。 

Sventh
  所有死去的人都未离开 

  当恶鬼在吾的座前祈祷 

  吾将赐予世人永生 

  有人想看的话……我就写咯…… 

  没人看,也写。

         神骸之井Ⅰ

评论(1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