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路绘】神骸之井 Ⅰ

阅读需知:
★原著风,尽量还原,但难免ooc,望见谅。

★cp路绘。

★不出意外的话每周日下午更新,不坑。

★龙族四大背景,有改动,具体可见预告。

★打滚求评论!!!

★本章共3200字。

★欢迎捉虫。

★我爱楚子航。





       





         女孩儿深红的发像上好的锦缎,安静的垂落。

  依稀可以辨清主动脉上透明的输血管,灼眼的红色从血管中划过,以血液为媒介的伟大手术正在进行。

  皮肤泛着令人恶心的褶皱的老人装模作样地朗诵着一首葬辞,但他脸上的笑却异常得意和欢喜,小人的嘴脸完全暴露出来,猴子一样抓耳挠腮手舞足蹈。

  距他不远的地方是紧紧搂在一起的两个人形,他们每个人来的时候都气势汹汹想要把对方埋葬在这口几千米深的红井,最后却死死的拥抱在一起,谁也不欠谁。

  随着血液的转移,周身白色的细丝越来越多,那个被困在茧中的女孩轻声抽泣,她念着某个人的名字,她说:

  “……Sakura……Sakura……Sakura!”

  他跪倒在地上,感觉自己像一条被抽走了脊梁的狗。

  为什么……这么难受……

  不知名的液体从眼角坠落,跟那个可笑的假名一起不知所踪。

  路明非猛地睁开了眼睛,他几乎是从地上弹起来的,如果诺诺或者芬格尔在大概会被吓到,因为他眼中的光简直凶毒如镰刀,还闪着金黄到几乎发白的摄人光芒,如同索魂的厉鬼。

  这是……在哪儿……
  我刚刚好像看到一个红发的女孩……她在哭……她叫着“Sakura”……
  好熟悉啊……我见过的吧?
  不然我为什么这么难受……

  路明非瞪着眼睛想了好大一会,意识才逐渐回笼。
  原来是做梦啊。
  他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怎么会……梦到她呢?

  事实上,路明非很少梦到那个穿洛丽塔的红发女孩儿,甚至在楚子航失踪前他几乎从来没有梦到过她,他几乎是刻意避免想起那只小怪兽的,仿佛这样就可以假装她还没有死。

  可楚子航失踪后,他就总是不可避免的想起她,没有理由,但控制不住。 这让他本就岌岌可危的精神更加置身高楼。

  “哥哥。”
  一个路明非已经万分熟悉的声音擦过耳膜,同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袖口用金线缠织着漂亮花纹的男孩鬼魂一样出现在了路明非身边。

  他的脸异常精致,每一笔都像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的,泛着薄红的唇角挂着礼貌的弧度,金色的头发像蒙特卡洛的阳光,看起来就像一位始终养尊处优的小王子,精致的让人心头一动。

  “路鸣泽?”路明非又闭上了眼,“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滚蛋,我最近很忙的,没空陪你聊天。”

  “忙着找你男人?”路鸣泽日常调侃他,路明非现在要是睁着眼看他的表情一定会大骂他不安好心。

  “别胡说好吧?那是我师兄。”路明非懒洋洋的坐了下去,随意靠在一堵墙壁上。

  “好了好了,我不开玩笑啦,不过哥哥你确定不睁开眼睛看一下现在的状况?”

  “现在能有什么状况啊,不过是在那个巨大而陈旧的阅览室里和师姐以及败狗师兄一起查杀胚师兄的资料而…… ”

  而已两个字还没有说完,路明非就自动闭了嘴。

  他发现自己正坐在被海水淹了一半的酒窖中,身上还套着一件有点熟悉的露背装。

         几只枫木盒子从他面前的积水中飘过,各种佳酿的或浓郁或清浅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积水冰的透骨,一阵阵寒意在脚底升起,仿佛要把灵魂都冻结了。

  昂贵的工作服浸泡在水里,因为湿透而紧紧贴着小腿,粘糊糊的很不舒服。

  这种极其类似于死侍恐怖袭击的情况使路明非下意识的去摸他的衣服内侧,在尼伯龙根计划的变态训练下他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专员了。

  Barbour的风衣内里永远挂着代表学生会主席身份的改造版沙漠之鹰和日本分部的礼物短弧双刀,有时候路明非半夜醒来看着挂在衣架上的风衣飘来飘去的觉得那才是大家崇拜的路明非师兄,牛逼哄哄的学生会主席。

  可现在的情况是,他身上套着的奇怪露背西装连腰都不怎么遮的住更别说藏那些武器了。

  “这是……怎么了?”路明非惊呆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略有几分熟悉的场景,一头雾水的向小魔鬼求助。

  莫非是他们找资料的时候地下图书室被水给淹了?那师姐和芬格狗呢?

  路鸣泽耸了耸肩:“哥哥你不觉得这场景非常熟悉么?还有,你要来点酒么?这里有McAlllen威士忌、白州威士忌,拿破仑COGNACZ和霞烧酒,各种清酒也很齐全。”

  “这是……”
  日本高原天牛郎店二楼的酒窖,当初日本被淹的时候路明非躲着的地方,他在这儿见了那个红头发女孩儿的几乎可以说最后一面,他怎么会不记得?

  路明非有些烦躁:“你他妈在搞什么?你一天很闲么?”
  路鸣泽把一个硬梆梆凉冰冰还有水珠划过的东西扔向了路明非, 无辜的说:“我一点都不闲啊,这是帮哥哥你怀念过去呢。”

  “我不需要怀念过去,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

  路明非低声说,他正低着头看手里的东西,那是一瓶酒, 经过学生会的貌似提升品位实则提升装逼能力的变相魔鬼训练,即使这瓶酒的标签被水泡糊了他也能凭借颜色和气味轻松的辨认出那是一瓶拿破仑COGNAC,绝对的好货。

  “谁说不能啦?”小魔鬼撇了撇嘴。

  “你是什么意思?”路明非本来已经打开了那瓶拿破仑正轻松的喝着,此刻猛然抬起了头直勾勾的盯着路鸣泽,眼里的光芒几乎称得上凶狠。

  “哥哥,虽然我不能改变过去,但我的一个朋友可以啦。虽然费用有点高,还要我倒贴……但毕竟是为哥哥服务嘛,哥哥最大。”

  小魔鬼也打开了一瓶白州威士忌,但没有喝,只是看着。

  “费用高?那我不要了。你的朋友也是魔鬼吧。”

  路明非失去了兴致,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浓烈的酒香让他轻松了一些,被海水浸泡的湿冷的身体也渐渐有了暖意。

  “哎呀都说了是我倒贴的嘛,对哥哥来说这可是免费的客户礼包哦。所以哥哥你看我对你这么好,还不快吧剩下的¼交给我。”

  “你会这么好心?”路明非表示怀疑。

  “哇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对你还不好吗?”小魔鬼很气愤,“哥哥你果然就是传说中的白眼狼吧!”

  “你搞清楚你可是要收我的命诶。”路明非懒得理他,他现在比较关心的问题是路鸣泽说过去是可以改变的?

  “你刚才说,过去可以改变,是什么意思?”

  “其实很简单啦,如果哥哥你能在梦境中改变过去,让小怪兽不要踏入红井,不要死去,那她就能在现实世界中重新活过来。”
  

  “就这么简单?”

  路明非不敢相信,他当然有千万种方法让绘梨衣不要踏入红井。

  “简单?”路鸣泽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他轻声笑了起来:“哥哥你还是太单纯了,你要知道,过去和未来都是注定好的命运,既然是命运,那就是无法改变的。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未来仍可以更改,只需找到那个小小的Bug,如同在火车转到分叉口前你还有所选择还可以稍微挣扎,但对于已经走过的路却是没法儿改变了,除非你能抹掉过去,可就算你能抹掉过去,那现在站在这里想要抹掉过去的你又为什么存在呢?这是一个悖论,已定的因果是没法改变的。”

  “那你还弄这个干什么?”

  路明非没有好气。

  “我以为哥哥你会想试一试嘛……”路鸣泽委屈的眨了眨眼:“不过我要提前提醒哥哥你一下哦,这个游戏,开始就不能停下,只要你今天选择了开始,就要反反复复的陷入小怪兽死去的轮回之中,其实我不建议你尝试啦,你要是疯了我很亏的。”

  “乌鸦嘴!不能盼我点好吗?”路明非冲他翻了个白眼。

  无限循环的噩梦么?那种东西又有什么可怕?自从他发现楚子航从这个世界上悄无声息地消失,整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噩梦,早就不在乎更多的噩梦了。

  “那哥哥你到底要不要试试?”

  “要!为什么不要!悖论什么的都是骗小孩的,我只知道若有一线机会能让因我而死的人回来我都要去做!”

  “真棒!这才是我哥哥啊!赫尔佐格算什么啊?哥哥你才是有资格咆哮世间的怪物啊!”

         路鸣泽大笑,把自己的手与路明非的对正重合,“免费的客户礼包啦哥哥……somthingfornothing……30%融合!”

  周边静止的海水又重新运动起来, 各种“砰砰”的子弹出膛声和“噼里啪啦”的某种物体破碎的声音以及女人的惊叫哭泣或男人的怒吼如同冲破了某种禁锢一样进入路明非的耳朵。

  “游戏关卡‘神骸之井’第一次load,哥哥,努力奋斗啊,当个命运的贼,从死神手里,把你的小怪兽,那个深爱着你的女孩……偷出来!”

  路鸣泽如同鬼魂一样消失了,但他的声音清晰的穿过各种嘈杂的吵闹声直击路明非的耳膜。

  请做好准备,游戏关卡“神骸之井”,第一次load,开始!

——TBC——

忘了打tbc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