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邦信】《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上》

阅读需知:

★史向,刀里夹糖(大概吧……)

★可能有bug,小天使可不可以假装没看见?

★已完结,放心入坑。

★欢迎捉虫。

★容貌采取农药设定。

★建议配合歌曲食用,效果更佳。

————分割线——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题记


君:

汉高祖十三年,皇体抱病,年前的流矢并未直接

伤了天子,但政治嗅觉敏锐的人皆知,天子命不久矣,这天下,即将大变。

前朝后宫各势力蠢蠢欲动,形式一触即发。

只待那一句“驾崩”。

未央宫。

金碧辉煌,流朱碎玉。

烛影摇曳,风华绮丽。

只是这般美景,再无人欣赏。

这一切的主人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目光混浊的盯着摇曳的红烛。

明亮的光辉轻柔的跳动,像极了明亮的星。

黑发的少年无声的来到帐前,干净的眉眼一瞬间让皇帝以为他又回来了。

少年随即轻声开口:“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身着龙袍的老人眼神一晃,适才柔和下去的目光又明晰起来:“不见。”

籍孺点头:“是,奴才这就去回了她。”

待籍孺再回到龙帐前,却听到皇的低讽:
“她以为朕快不行了,正忙着争权夺位呢。”

籍孺忙惶恐的跪下:“陛下龙福……”

皇冷漠的打断他:“行了,都到了这份上了,朕也不爱听这些话了,朕自己还有多久活头,朕自己清楚的很。”

籍孺垂了眸,轻声喊了句陛下。

“他可从来不会像你这样乖。”
那喜怒无常的皇却又突然笑开了,籍孺却听的分明,那笑声夹杂了多少苍白孤凉。
他沉默,他知道皇口中的“他”,就是那个这么多年不被允许提起的禁忌。

皇大概是恨那个人的,否则怎么会让他死都不得安宁,但皇大抵也是爱他的,不然不会为了一句气话把乱葬岗的尸骸一并敲碎一遍。
“他骨子硬的很,找不到?那你就去全部敲一遍,不碎的那个就是他!”

“他总是那么傲气……”皇的眼神似乎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每次行礼他都左看右看等别人都跪下了才不得不潦草跪下……在军营的时候也整日摆个死人脸,好像别人欠他什么似的……”



初识

是的,韩信一直是骄傲的,甚至是有些跋扈的。

他也的确有骄傲的资本,一身无人能及的才华与过人的能力,就连第一谋士张良都感叹说“得韩信者得天下”,萧何为了留下他竟来不及报告就在月下狂追数里。这些殊荣足以证明他的国士无双,甚至连那张脸都是冲着人们最喜欢的样子去长的。

刘邦第一次对韩信留下印象就是因为这张无人得以匹敌的脸,他不得不承认,这么多年过去了,无论是在民间或者军中甚至是当了皇帝后都没见过比这张脸更好看的了。

“汉王欲称霸天下,又何必斩杀义士呢?”
彼时尚且籍籍无名的少年死在临头,却毫无惧意,一双湖蓝的眼睛直直撞进刘邦的眼中。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后来刘邦见过这双眼睛很多次,见过这双眼睛中崩出各种目光,清冷的,愤怒的,耻辱的,甚至是羞涩的,但仍然会被轻易地震撼。
少年吊起的眼尾平添几分肃杀之气,两丸湖蓝的宝石沉入珍珠白里,一身的戾气与孤傲都在翘起的长睫中被柔和了。

彼时刘邦被镇住了,竟然就那么看着那双蓝色眼瞳中自己的身影,与对方直直对视了好长时间。
后来刘邦经常会想,如果当时没有看了那惊艳时光的一眼,是不是结局就不会变成这样。
可当时他看了,在那双眼睛中,他找不到一点退路。

许久。

“既言你为义士,便放你一条生路又如何?看你是否配称为义士。”


“他用他的实力证明了,自己确实是义士。”
皇瘦削的唇微微勾起,已有几分花白的发轻轻搭在额前,将眸中的情绪掩入阴影。

“背水一战,伐齐之战……”
“他太过优秀了,子房曾说他天生属于战场。”
“每次他战胜归来,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除非是意识模糊或干脆昏迷过去的时候,否则势必是要策马而归的。”

“朕当时站在城墙上迎他战胜归来,看到他的发带在白马的狂奔中滑落,红发在风中散开,他的身后是千军万马,他的脸上是策马狂奔的喜悦和得意。”
“朕一瞬间竟然觉得仿佛那是一颗需要抬起头仰望的星星。”

可一个皇帝怎么会希望这世间有需要他仰视的人。

无衣

韩信一开始是不与刘邦亲近的,准确的来说,是几乎不与任何人亲近。
他冷漠的像一块坚冰,甚至除了讲战术,从不与帐下的士兵讲话。

他与他亲近起来,如今向来应该是一次预谋的难为后。

彼时刘邦年纪也还不大,也还没有如今这般老谋深算唯利是图的,他也小孩子气得很。
你不跟我说话?好!我就让大家都欺负你!

少年将军初上任,即使是萧何大人亲自推荐,也难免有人不服找事,但少年才华横溢岂是他们能随便欺负的,只能私下里嘲笑他衣食无靠这些小事。
少年漠然的看着,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太过寻常的事情了,胯下之辱尚可忍受的野心家,怎么会在乎这等小事?

他的鼻尖被北风吹的有几分泛红,好巧不巧一偏头双眼又与刘邦对上,那双眼刻满了铭心的漠视却仍然漂亮的让人不敢直视。

但时隔多年刘邦却仍然记得自己那一瞬间漏掉一拍的心跳。于是他快步走到少年身边,不由分说的将身上的外袍披在对方肩上,袍角划过一个圆弧,溅起一片雪花。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人群见他过来,纷纷作鸟兽状散开。
刘邦毫不在意,他笑吟吟的望向面前的少年。
外袍领子上火红的狐毛将他的脸印的愈发素白倾城,与他火红的发融一起,明艳的像一团流火。

少年显然有几分愕然,一贯平淡无波的眸映出了他的影子,嬉皮笑脸的,不像个皇帝。
但少年的眼神却柔和下来。
他的大将军笑了。



——TBC——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中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下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