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疯后》


小短文,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

在痛苦中重生,在沉默中爆发,在疯狂中倾城。

疯狂的人从不呼救,因为知道那种向全世界呼救的人,恰恰是全世界不会有任何人来救的人*。

所以发疯的人只是舞蹈,在刀尖上舞蹈,直到鲜血淋漓,直到倾倒众生。

如国际象棋的棋盘上,最暴戾的棋子,不是天下之主的国王,也不是力大无穷的战车,更不是按部就班的骑士和神圣冷静的主教,而是平素冷静优雅的皇后。

发疯的皇后。

疯后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在整张棋盘、整个世界上横冲直撞,没有能压制他的存在。在烈火中舞蹈、飞扬的火红衣角美得让所有不得不遵规守矩的棋子惊羡仰慕。

战车拜倒在他的舞蹈之下,主教怀着仰望神一样的虔诚为他加冕,骑士低下高傲的头颅谦逊的向他行礼,国王单膝跪地亲吻他的手腕。

而这个疯子只需要高昂着头向全世界下令,全世界也就真的听从他的命令。

正因为这个世界的逻辑枯燥而乏味,所以刀尖舞蹈的人才那么令人羡慕。

正因为这个世界的规则那么残酷又无聊,所以发疯的皇后才那么好看。

————

*原话来自《龙族》中的俄罗斯小女王零,作者江南。

————
是的,我又考砸了。
这是我写的日记里的一段话,很有我耀的感觉,就发出来了。
我爱数学,数学使我快乐。(150考了60的泣不成声)
另外我没有弃坑,只是最近有点忙。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