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蝶衣》


致敬霸王别姬
致敬程蝶衣
致敬张国荣

——浅谈程蝶衣

————

你程蝶衣只要肯服个软,那还不是我的霸王,你的虞姬吗!

“虞姬,为什么要死?”

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

可那是戏!

程蝶衣此人,唱了一辈子戏,他的人生也如戏。

他给所有人唱戏,不分阶级。

不是这世俗与他过不去,是他程蝶衣与这世俗过不去。

可这世俗,本来就不对啊。

他说,你们都骗我……你们都骗我!

我也揭发……揭发姹紫嫣红……揭发断壁残垣……

他说,段小楼,你狼心狗肺,空长了一张人皮!

你们所有人,都空长了一张人皮!

段小楼,你狼心狗肺,空长了一张人皮。

段小楼,说好的你我一起唱一辈子戏,少一年一月一周一天一分一秒都不能算一辈子!

段小楼,你当了我一辈子的霸王,与我别了一辈子,可你这霸王,都跪下来求饶了!

这京剧,能不亡吗?能不亡吗!

你段小楼是假霸王,可你程蝶衣是真虞姬。

所以你段小楼没有死,你渡了江东,安度晚年。

所以你程蝶衣死了,你死在自己送给霸王的剑下,独自留在乌江之溿。


他活着,活到了万箭攒心,由能对苍天一笑的境界。
他那么美,美得容不下一点污垢,一丝狼狈,只为了妥协。

可这世界容不下这样的美。

所以他只能死去。

影片的最后,程蝶衣倒在舞台上笑得那么美,可见确实痴迷。

“汉军以掠地,四面楚歌声——”

“蝶衣——”
他喊的那么声嘶力竭。
“小豆子。”
他喊的那么短促温柔。

“奴家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世间风华绝代者,唯程蝶衣而已。

——

致敬张国荣。

他是另一个程蝶衣。

风华绝代的程蝶衣。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