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APH】 《若只如初见》


国设,史向,刀糖混合。

众人(国)与耀初见的场景。

耀中心的各种小短文。

如果有bug就别揭露了*^_^*

本篇含丝路,极东

————

★丝路组

有驼铃声穿越绵延千里的沙漠,满天的粗砺风沙也无法压抑它的清脆。

长长的商队进入繁华的长安,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好奇,景仰与喜悦。队伍的首位,也是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匹红鬃烈马。而那伏在矫健身影上的是一位来自远方的客人。

他身着的防风皮毛大氅在风的吹拂下上下翩飞,宛若巨大的双翼,如针一般的毛发不禁让人怀疑它是否来自某种并不温驯的食肉动物,这与大汉完全不相同的风格却完美的符合了远客的气质。

一身野性,桀骜而不可驯。

“吁——”
神驹的前蹄高高抬起,又重重的踏在地上,扬起一地灰尘。
远客从马背上一跃而下,不同于东方人的深邃眉目让皇宫阶前的婢女红了脸。

远客黑色的眼珠扫过巍峨的皇宫,冲宫阶上的那人拱手。
他的声音爽朗而低沉:

“罗马帝国,恺撒•瓦尔加斯。”

“大汉,王耀。”

那人立在皇宫前漫长台阶的中部向下俯视,火红的丝衣一角与漆黑的长发一同被长安的风吹起。

恺撒抬头,王耀垂眸。

四目相对。

双方都在瞬间屏住了呼吸。

墨黑色的眼睛专注的望着那道鲜红的身影和他身后浩瀚蓝天下的金碧辉煌。

琥珀金的宝石同样映出了罗马人浓墨重彩的眉目和他身后浩浩荡荡的商队。

“我可以叫你赛里斯吗?”

远客打破了沉默,爽朗的问道。

“当然,大秦。”

主人勾起了嘴角。

后来——

被一小截红色丝绸挂在王耀书房窗口的驼铃被时光锈蚀,深褐色斑驳在曾经明亮的铃铛表面,无论怎样摇动,也不会发出记忆中惊艳时光的声音了。

那浓墨重彩的眉眼,大概已经随着时光在谁人的记忆里逐渐淡去了吧。

“望着那条绵长的路,我总有种你似乎还在的错觉。”


★极东

那是一片茂密的竹林。

漫山遍野的翠绿覆盖着这骗土地,清脆的鸟鸣与淙淙的水声尽情向世界展现着它的美丽,却也反衬着荒凉的事实。

竹林隐隐透着肃杀和冷清,鼻尖萦绕着属于竹的冷香。

孩童茫然的从地上坐起,黑珍珠一般温润的眼瞳还渗透着些许湿意。

国生,初具灵识。

这是……什么……我是……谁?

他感到无措。

“是新生的国家么?”

年幼的耳朵捕捉到同类的声音,幼童条件反射的将眼瞳向那个方向转移。

那是个与这片竹林极为相似,却又似乎完全不同的色彩。更为深邃的绿色使他看上去像这片竹林守护的宝石,墨黑色的长发半扎半落。他的眼睛是极为明亮的琥珀金,在昏暗的竹林里没有那么鲜艳,反而显得模糊且晦涩。

他一步步向沐浴在阳光处的幼童走去,步履平缓,神态漠然慵懒。

“生在这深山老林,日子可不好过啊。”

君王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望着孩子。竹缝间的阳光自然也落在他身上,把他颜色本就很浅的眼睛照的愈发明亮。

“我是大唐,你跟着我吧,也许会过的好一点。”

孩子使劲仰头,想要看清这个自称大唐的人的脸,却被对方身后过于耀眼的阳光阻止了。

孩子略有些恼怒的抿了抿嘴:“你好,日落之国大唐,我是日出之国日本。”

“真不懂礼貌啊。”帝王怔了一瞬,随即轻笑出声。
他微微弯腰伸手摸了摸孩童的额发,抱起了这个孩子。

后来——

甲/午/战争,马/关条约。

九一八,东/北沦丧。

七七事变,无数国人死亡。

南京大屠杀,王耀身上和心上,最深的一道疤。

“我曾经有个很让我骄傲的弟弟,可惜他死在1894年。”

————
最近懒癌晚期,根本不想打字。

脑洞好多,我都想写可我不想打字嗷嗷嗷……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