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桦

还是要学会沉默,什么都不说。

【邦信】《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中》

我们哭了,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上

 

————分割线————

 

将:

 

汉四年。

 

定临淄,潍水败龙且,亡齐王,震项羽。

 

韩信将整个齐国降伏平定了。

 

是晨,战争结束后两天,韩信与张耳从军帐而出,赵王张耳感叹了句很少这么舒服的睡个觉了。

 

韩信懒得理他,命人牵来自己的战马,许久未策马享风光了。

他一向喜欢风从身边呼啸而过的感觉,仿佛那样,风就能洗掉这一身的血腥,只做一个恣意天下的江湖剑士一样。

他本不喜欢战争,更何况这次是他先挑起的,不是为了保护什么,只是为了夺取他国土地,扩展边境。

只是这样,就葬送了无数人的性命。他愧疚,但不后悔。

这是君主的命令,他告诉自己。

 

张耳看着眼前飞身上马的红色身影,忽然很八卦的问道:“将军,你在那封战报上加了什么?”

 

韩信瞥了他一眼:“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为楚,不为假王以镇之,其势不定,愿为假王使。”

 

张耳后退了两步,震惊的瞪着战友兼上司。

 

韩信语气平缓的复述,看到他这番模样有些奇怪:“有问题吗?”

 

有,当然有,还是天大的问题。

 

张耳恨铁不成钢的扯住韩信胯下白马的缰绳:“将军啊将军,现在这样的形式,大王正被楚君围困,你这番说法,无论谁都会觉得你是乘人之危想要拿下齐地自立为王吧?”

 

韩信看着他,满眼认真,说出来的话却是气死人:“是这样吗?可我说的是实话啊。”

 

张耳快要被这个死心眼气死了,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韩信的轻笑:“放心,我相信他。”

我相信他会懂的。

我相信他,毫无条件的相信他,毫无保留的相信他。

 

张耳猛的抬头,与将军的眼睛对上,深蓝的眼睛如同盛放着揉碎的星空,璀璨夺目。

 

张耳瞬间就明白了。

 

韩信其实什么都知道,他知道这很有可能会引起君王的猜忌,他知道这样的行为令人诟病。但他还是选择这样,不是为了什么齐王的位置,只是为了为他的君主守住疆土,他也不是太死心眼,而是因为他相信他的君主。

 

 

 

猜忌

 

在大多数人眼里,韩信一贯是沉默的。

 

但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母亲去世较早,身边又无依无靠,从来没有人教过他要如何与人相处,没有人教过他怎么表达自己。

所以为了不做错,他干脆就不在其他方面与他人有过多交流,这就造成了别人的误解,误会他是一个冷漠的人。

 

刘邦也不例外。

 

他一开始是很讨厌这个少年的,虽然用讨厌这个词显得过分生疏了些,但事实上一点也不夸张,他讨厌韩信,讨厌他的年轻气盛和才华非凡。

 

但随着日子的增加,他与小将军不知怎的无端端亲近起来后,他逐渐在相处的过程中摸透了这个家伙的本质——状似冷漠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单纯到毫不通人情世故的心。

 

比如刚刚拜将时,换了任何一个人都懂得要先拍拍主子的马屁夸两句“盖世威名”“真龙天子”什么的,但韩信不,他只会睁着明蓝的眼睛真诚而毫不掩饰的道一句“惟信亦为大王不如也”。

 

老实说,刘邦这个自认心胸狭窄的小人当时可真是气的够呛,于是非常孩子气的主观上给韩信贴了个“讨人厌”“瞧不起我”“野心十足”的标签。

 

前两个都逐渐在时光中被刘邦随手扯掉了,唯独这个“野心十足”,却从来没有变过。

 

看到立楚王的要求的时候,刘邦的心如一下掉进了冰窖,哇凉哇凉的。

 

刘邦此人,生性多疑。

 

身为霸主,的确需要一个才华非凡的将军征战四方,但身为皇帝,不需要一个功高的将军,无论他会不会盖主。

 

更何况,刘邦一直认为,韩信这个人是充满了野心的。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再也无法拔除,它迟早会生根发芽,吞噬一切。

 

 

 

茫茫荒原,白雨潇潇。

 

朝阳将出,暮色未央。昏暗的光线中一道雪亮的白色如出鞘的利刃,直直从地平线策马而来。

 

他在陈县城口勒住了缰绳,清冷的眉眼让立在城口的刘邦有一瞬的恍惚。

 

他翻身下马,把怀中的东西扔在地上。

 

那是一个人头。

 

周边的侍卫都被惊一下,猝不及防的惊恐表情看上去滑稽又好笑。

 

刘邦例外,他只是草草扫了那张脸一眼,看这韩信的神色间都是诡异的温柔

 

“韩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韩信低着头,火红的发散落,遮住那张倾城的脸和眼中所有的情绪。

 

“此人曾归附项羽,项羽死后他来投奔臣,臣以为此为大王之心腹祸患,特除去他,以示忠诚。”

 

哦?是吗?他是谁啊?竟然让朕的将军亲自动手?

 

韩信低着头,所以刘邦看不到他眼中蔓延的血丝和痛苦。

 

“恩?怎么不说话了?莫非韩将军为此人感到惋惜?亦或者……心痛?”

 

刘邦笑的愈发温柔。

 

他是谁……

他是谁……他是钟离昧啊……是我从小到大唯一的朋友啊……他那么信任我……

 

脑海中钟姓少年的音容笑貌仍然鲜活,与他探讨兵法时的认真严肃,互相打闹时的幼稚活泼,项羽足下时的相互扶持……以及,直到生命最后,也不曾怨恨亲手杀了他的自己,温和而无奈的目光。

 

君主……我的君主啊……无论怎样……你都会相信我吧……就像我会无条件相信你一样……

可是韩将军啊,你这样自欺欺人有什么意义呢?
在云梦泽,您清晰的看到对方取走兵符的那一瞬起,就知道怀疑的种子已经发芽,并且以难以遏制的速度在生长了啊。

 

 

“钟……他叫钟离眛。”

 

韩信终于艰难的说了出来。

 

刘邦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宛如某种贪得无厌的猛兽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样。

 

他伸出手去扶那腰背几乎弯曲的将军,假装没有看到他咬破的唇角满眼的疲惫。

 

“韩将军这一身白色都脏了,赶快去换下吧。”

 

这是连哀悼的权力都不给他啊。

——————

时间轴应该不混乱吧……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  下

评论

热度(4)